《哨遍·秋水观》创作背景

朝代:宋代作者:辛弃疾古诗:哨遍·秋水观更新时间:2018-01-05

《哨遍·秋水观》是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作品。这首词创作于作者因受到弹劾而被免职,归居上饶期间。作品虽然反映出作者的田园之乐并希望从老庄思想中寻求解脱,但字里行间,实则流露出因现实的无情而愤怒和灰心的复杂情感。

(1)词作于公元1198年(南宋庆元四年),时年稼轩五十九岁,故同期所作《哨遍·一壑自专》有“试回头五十九年非”之句。秋水观:即指稼轩瓢泉居处之秋水堂。
(2)“蜗角”三句:言蜗角两国犹自一战千里。《庄子·则阳篇》称:蜗牛角上有二国,位于左角的叫触氏,位于右角的称蛮氏。两国时为争地而战,每战死数万之众。一方兵败而逃,十五日始能返国。
(3)“君试思”两句:言寸心虽小,却可容纳广大宇宙。方寸:喻心。
(4)“喻此理”两句:天地既然微若稊米,则泰山自应细如毫末。《庄子·齐物论》:“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,而太山为小。”《庄子·秋水篇》:“计中国之在海内,不似稊米之在太仓乎?……知天地之为稊米也,知毫末之为丘山也,则差数等矣。”稊米:极细小之米。
(5)“嗟小大”三句:谓小大乃相对而言,鸠鹏各得其乐,二虫殊难理解鹏飞万里之乐。《庄子·逍遥游》说:大鹏鸟飞往南海时,激起浪花三千里,飞向九万里的高空。蜩与学鸠却讥笑大鹏说,我飞落于树林和地面之间即可,何必飞向九万里高空而去南海呢?我飞向郊野,一天即返,腹中尚饱,而远飞百里、千里之外,必须备就充足食粮。蜩与学鸠能知道什么。二虫:即指蜩与学鸠。蜩(tiáo条):蝉。学鸠:山雀一类小鸟。之:指代,这。
(6)“记跖行”两句:跖自谓行事仁义而以孔子为非;殇子自称长命而乐,彭祖却因短寿而悲。意谓行为之是非,寿命之长短,均由人之认识而异。《庄子·盗跖篇》载有盗跖与孔子论辩事。盗跖(zhí植):相传为春秋末期人,柳下惠之弟,与孔子并不同时,庄子仍借以立说。《庄子·齐物论》:“莫寿乎殇子,而彭祖为夭。”殇子:未成年而死者,即短命者,为假托人物。彭祖:传说中的长寿者,谓寿七、八百岁。
(7)“火鼠”三句:火鼠冰蚕对冷热之感受不同,他人殊难纠正。苏轼《徐大正闲轩》:“冰蚕不知寒,火鼠不知暑。”火鼠:东方朔《神异经》:“南方之外有火山。……火中有鼠重千斤,毛长二尺馀,细如丝,纺织以为布,用之,若有垢,涴以火,烧之则净。可以作布,名火浣布。”冰蚕:《拾遗记》:“员峤山有冰蚕,长七寸,黑色,有角有鳞,以霜雪覆之,然后作茧,长一尺。其色五彩,织为文锦,入水不濡,投火不燎。”定谁同异:《庄子·齐物论》以为在论辩中,因各人观点之异同,无法判断是非,无法相互纠正,因而也就无所谓对立的对方。
(8)“贵贱”两句:贵贱常因视角不同而异。《庄子·秋水篇》:“以道(自然之常道)观之,物无贵贱;以物(万物本身)观之,自贵而相贱;以俗(世俗眼光)观之,贵贱不在己(谓不在物之身,而在人之贵贱)。”连城:指价值连城之璧。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载,秦王愿以十五城,易赵国之和氏璧。羊皮:《史记·秦本纪》载,秦穆公曾以五羖羊皮赎百里奚于楚。百里奚后拜相,称五羖大夫。
(9)“谁与”两句:谓庄子作《齐物论》。齐万物:泯除万物之间的差异。
(10)“正商略”三句:梦中研讨《庄子》哲理,醒后即以《庄子·秋水》为堂名。遗篇:指《庄子》。
(11)“百川”十句:隐括《庄子·秋水篇》语意:秋来河水高涨,百川注入黄河,水势浩大,以致两岸不辨牛马。于是河神欣然自喜,以为天下之美尽在于此。乃顺流而东,及至北海,惟见汪洋一片,无岸无际。乃仰望海神,叹曰:“……吾非至于子(海神)之门,则贻(危险)矣!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。”涯:河岸。河伯:传说中的河神,相传名为冯夷。逡(jùn俊)巡:迟疑徘徊貌。若:海神名。大方之家,简称“方家”,谓道术修养深湛之人。后多指精通某种学问、艺术之人。
(12)“此堂”两句:谓秋水堂前之水甚是微小。

作者辛弃疾资料

哨遍·秋水观作者辛弃疾

辛弃疾(1140年5月28日-1207年10月3日),原字坦夫,后改字幼安,号稼轩,山东东路济南府历城县人。南宋豪放派词人、将领,有词中之龙之称。与苏轼合称苏辛,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。辛弃疾生于金国,少年抗金归宋,..... 查看详情>>

作者辛弃疾古诗作品: 《清平乐·村居》 《西江月·人道偏宜歌舞》 《西江月·且对东君痛饮》 《定风波·莫望中州叹黍离》 《临江仙·老去浑身无著处》 《西江月·夜行黄沙道中》 《念奴娇·少年握槊》 《满江红·汉节东南》 《浪淘沙·山寺夜半闻钟》 《鹧鸪天·秋水长廊水石间

《哨遍·秋水观》相关古诗翻译赏析